中国故事库
您的位置 首页 藏族概况

塔尔寺与酥油花的故事

酥油,是从牛奶中提炼出来的黄白色油脂。每20公斤牛奶提炼1公斤酥油。酥油花,就是用牛奶油制作的花。那么,这酥油花究竟派何用场、凭什么称之为塔尔寺一绝的呢? 酥油花最早产生于西藏的苯…

酥油,是从牛奶中提炼出来的黄白色油脂。每20公斤牛奶提炼1公斤酥油。酥油花,就是用牛奶油制作的花。那么,这酥油花究竟派何用场、凭什么称之为塔尔寺一绝的呢?

酥油花最早产生于西藏的苯教。公元641年,唐蕃联姻,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时,将佛祖释迦牟尼的塑像从唐朝的都城带到了西藏小昭寺。当她泪湿衣襟、抑制不住思念亲人的苦痛时,就来到佛祖的像前,焚香跪拜,遥寄情思。后来,金城公主进藏后,将佛祖的塑像转移到金碧辉煌的大昭寺供奉。这一年的正月十五,信徒们向佛祖敬献供品时,排来排去,六色供品中独缺鲜花。鲜花是美的化身,世人之最爱,供奉佛祖,怎能没有它的芳香呢?而青藏高原时值隆冬,草枯花谢,委实是无花可采。没有鲜花是万万不能表达全体信徒对佛祖的缅怀和崇敬的,哪怕仿造鲜花,也要让佛祖满意和高兴!僧人们一个个抓耳挠腮,苦思良策。最后决定,以家家户户都有的酥油为原料,制作与鲜花并无二致的奶油花。

以奶油制花,把本来属于一遇热温就还原成液体的牛奶油雕塑成固体的形状,而且色彩还要象鲜花一样,具有审美功能,这能行吗?该不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吧!不,对佛祖满怀赤诚之心的僧人们从来就不会开玩笑的。因为他们祖祖辈辈与酥油打交道,太了解酥油的底细了。

但是,首要的问题来了:艺僧的手是有体温的,而且为37℃左右的恒温,用手触摸酥油膏、拿捏酥油膏,这酥油不就溶化了吗?鲜花是有色彩的――花朵是红的,花叶是绿的,花茎是紫红的,而酥油呈黄白色,这着色的问题又如何解决呢。

这些问题难不倒智慧的艺僧们,深入血液和骨髓的信念能够扫除一切障碍和困难。

先解决手温的问题。青藏高原拥有圣洁之水,这圣水来自高山之巅的积雪。积雪溶化后,流入附近的湖泊和河流。每年的11月和12月,是高原最冷的月份,寺内专司担水的僧人从湖泊里挑来一担担冰冷刺骨的雪水,注入一只只木桶。艺僧们则在洗净双手之后,一人捧一只水桶,将两手缓缓放入闪着寒光的冰水之中。

寺庙的作坊里,除了艺僧,没有他人。温热的双手刚一接触零度的寒水,首先发出强烈反映的是心脏。象被电击一般,整个人突然间颤抖起来。几乎是同时,热血贲张的血管仿佛被注射了强力冷却剂,冰透肌骨的寒气沿着手指、掌、臂、胳膊的路线向人体的纵深推进。寒气所过之处,曾经鼓胀的血管瞬间萎缩了下去。胸、腰、大腿、脚,直至中枢神经――大脑,人体所有器官都被寒气充塞和包围,并发出各种信号:寒颤,肤色变红、变紫、变白,乃至于心脏也不得不通过瞬间加速跳动来抵御严寒。艺僧们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汗珠,点点滴滴滚落大地,粗粗的喘息声隐约可辨。但是,对佛祖虔诚的信念统治着整个庙宇和作坊。此时此刻,没有人紧锁眉头,没有人大喊,没有人高叫,更没有人退却。相反,艺僧们的头脑因为冰水的浸润而更加清醒和冷静――尽快地将手臂、手掌、手指乃至整个体温降下来,再降下来,一直降到与冰水同温:零度!唯其如此,他们的双手才能与酥油亲密接触,才能将极易溶化的酥油膏雕塑成一朵朵生动的鲜花。

时间在分分秒秒中逝去。入夜,酥油灯的柔和烛光照亮了艺僧们坚毅的脸庞;清晨,瑰丽的霞光又把他们从简陋的地铺上引领到了水桶旁。经过一天又一天的反复冷却,不,是身心的煎熬,在水桶边坐久了的艺僧们,其手关节、踝关节……直至所有的关节都处于临界的僵硬状态。在塑造酥油花之前,他们自己倒先成了一座座塑像了。

作坊里,静寂无声。为了避免体温的升高,艺僧之间没有语言的交流,只有墙角无名的虫子在高一声、低一声地吟唱着。他们手捧芬芳的酥油,在静得能听见银针落地的氛围中,以赤诚之心和灵巧的手指与酥油对话。黄白色的酥油被小心翼翼地搓揉、拿捏,其形状象有灵性似的在向花朵、花瓣、花叶、花茎渐渐靠近,靠近,再靠近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中华民族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nminzu.cn/cangzu/cangzu-gk/1970.html
诗词录

作者: 中华民族网

中华民族网(www.cnminzu.cn)是一个专注于中华民族领域的综合型垂直门户信息网站,中华民族网站实时整理汇总全中国古今内外最新,最全,最优质,与民族相关信息资讯,致力于普及中华民族知识,传播中华民族文化,展现中华民族特色,弘扬中华民族精神,宣传中华民族品牌,构建中华民族和谐团结大家庭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19405131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490024274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